另一张双层床的情况不会比我这张好到那里去,乱堆的脏衣服看不出是男人或   陪米夏吃过了他的早餐,两人坐在大广场的长椅上,这个城市的本身和附近的   “不会的,一定给您,请放心”他说着说着好似要哭出来了似的。   米夏登记好旅馆,也进来了,看我坐在上铺,也动手去理起另一张床来。   “刚刚,在月台上。” 力竭。 落,能找到地方过夜已是不易,不能再有什么抱怨了。 徒也多于天主教了。   “请问上铺的东西是你的吗?”我用西班牙语问他,他不理,又用英文问,也 了原来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