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是这不过是行程中的第二个国家,一开始便如此娇弱,那么以后的长程又如 招呼。 十字架,流着血汗,跪倒在地上的耶稣,表情非常逼真。   离开博各答的前两日,坐公车去附近的小城参观了另一个盐矿中挖出来的洞穴   看见这些造形,一直在细想,是不是当年这片土地上的居民,的确看过这样长 纸牌。而我,静静的坐在大杂院中看一本中文书。因为肠炎方愈,第一日只走了不 感到还是湿湿的,不像在梦中。   玉米收获的季节已经过了,收获来的东西堆在我睡房的一角,里面一种全黑色   “音乐家呀!”我笑着说。   到了一个地图上也快找不到的城镇,看到了又是所谓景色如画的贫穷和脏乱。